戒賭專題 Problem Gambling Forum

舔血的狼 / 蔡志明牧師筆錄

2015 年 03 月 30 日


舔血的狼 / 蔡志明牧師筆錄

 

一位弟兄在戒賭小組分享了自己最近對賭博生涯的體會,他說:“自己好像舔血的狼!”在清醒和非常懊悔的情緒中,他說了一個故事…

 

在蘇聯,那些以打獵為生的獵人有一獵狼絕技。他們的用具不是捕獸器也不是獵槍,而是一個紫紅色的“冰棒子”。這“冰棒子”,是用沾了兔血的雙刃刀製成的。入冬時節,獵人把雙刃刀沾上兔血放到室外,兔血轉眼冰凍了,然後將雙刃刀再次沾血、冰凍…如此反復多次,刀刃被兔血嚴嚴實實地裹了起來,變成了一個紫紅色的“冰棒子”。

 

“冰棒子”是怎樣的陷阱呢?在白雪皚皚的山林裏,獵人選好地點後,拿出了早已備好的“冰棒子”,將頭朝上插進雪地裡,澆上水使它牢固。隆冬季節,大雪封山,山林中野獸的數量已經不多了,但餓狼還是會四出覓食。在密林深處終於出現一隻狼,它嗅覺靈敏,一路尋覓,循著血腥味找到了那個“冰棒子”。 狼好像十分饑餓,它最初企圖將“冰棒子”叼走,但努力失敗後,就開始迫不及待地用舌頭舔“冰棒子”,一邊舔著,一雙眼卻在“滴溜溜”地四處張望,警惕地觀察著周圍有沒有來跟牠搶吃的狼。被舔化的兔血散發出強烈的血腥味,它誘惑著餓狼越舔越快,越舔越有力,雙刃刀漸漸露出了鋒利的刀刃,但狼並沒有停止舔食。

 

 

或許你會感到奇怪,狼的舌頭已經舔到刀刃了,它怎麼還在舔? 因為狼的眼睛只顧在觀察四周動靜,並沒發現已經舔到了刀刃,而且雙刃刀的槽很深,雖然刀刃已經露了出來,但刀槽內還遺留著不少兔血,它還得舔,一定要把刀槽中的餘血舔淨。但這時候的狼,豈知舔的已經不是兔血,而是自己的血了…它舌頭抽動的速度越來越快,舌頭上淌出的血也越來越多……最終,那只貪婪的餓狼因失血過多癱倒在地上!


這位弟兄說,我們愛賭博的人就好像這舔血的狼一樣被血腥味吸引著,每一次的賭博都好像是在刀鋒上舔血,非常危險,明知會輸,但仍舊是貪婪地認為有能力去博!加上心內的賭癮摧動、強化了想贏的衝動和興奮,而賭場的情境和歡呼聲音,就像冰天雪地裡的血腥味。在高昴澎湃的會贏的迷思中,問題賭徒會像餓狼一樣在刀口上瘋狂舔血。當差一點就打到Jackpot的不服輸和氣憤、贏和輸的高潮混在一起時,賭博就是那冰冷的刀鋒劃破餓狼被麻木了的舌頭,血腥的誘惑令貪婪的本性衝破人心中的警覺,錢包中的錢財自然就會流血不止了。那時心中只有「賭呀、賭呀」的狂妄,直到錢包裏的錢像血液般流乾了才無奈停手,心中才知痛悔!感到自己是多麼的愚蠢!並會雄心壯志地說「真的要戒賭啦!」但很可惜的是,那只是在他們清醒的時候,說的比誰都清醒的話。但當一個人的賭博變成了癮或習慣,每次賭癮發作、口袋裏又有錢的時候,就是掉腦袋也不會放棄去博一博的;在賭博的迷思中,人會變成愛嗜血的狼般不顧一切地放縱自己的舌頭!

 

難道問題賭徒不會感到輸錢的痛苦嗎?他說,人就是那麼的無奈、無能力!任性不設防的賭博習慣使人好像狼一樣地貪婪,被血腥味勾去了魂,感到痛也不會停止舔血(翻賭又翻賭)。最後是昏死在會贏或有得博的冰天雪地裡!

 

為什麼會有這樣可怕的情況?因為人有幸運心,貪婪,有得博的迷思,人享受賭博的歡呼和興奮,要證明自己有能力會贏…就會連死活都不顧,弄不好就把自己的生命和家人也賠進去了!我們真的不應該去舔賭博的血,那是非常危險的刀鋒上的娛樂啊!

Search Tags:
賭海浮沉    戒賭輔導    戒賭